柠夕

【凛泉】日暖黄昏

有点偏日常的文,没有什么写文经验还请大家见谅

夏天的日光,尤其在黄昏,总会带有几丝慵懒。像一个睡不够的孩子将其的困意传递给了他人。梦之咲此时就沐浴在这份日光下,平静地迎接着夜幕的降临。

“明明说好了今天不玩失踪安心地来训练的啊......leader.......”

“诶,笨蛋王又失踪了么!马上就要开live了还没训练好怎么去演出啊!”濑名泉眉头紧锁,单手扶额,一副仿佛只有在世界终止时才有的面容令傍边站着的鸣上岚和朱樱司不寒而栗。

“濑名前辈,我现在就去找leader。”红发的少年话音未落就快步地离开了练习室。

“小泉,人家今天有些不放心司司,所以跟过去看看,你要好好陪着小凛月哟”

“喂!” 还没等濑名泉开口,鸣上岚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偌大的练习室只剩下了他和朔间,夕日的余晖透过玻璃轻柔洒在木地板上,温暖,惬意。就连平日里对自己苛刻要求的泉来说,也不由得想小憩一会儿来消除今日的疲倦。他走到角落里的那个人的身边人,在其旁席地而坐,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还在沉睡的人的脸。柔软的触感让泉不忍再次戳了一下,结果对方还是没醒。有些不符常态,毕竟平日里此时的凛月应该是精力充沛的,可能因为近期训练量太多了吧。泉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不觉中也沾染上了几分困意。“算了,等一会儿叫醒他也不迟吧”泉一边想,一边看着身旁的凛月,眼皮也开始不自觉地上下浮动,最后便彻底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咦?小濑,睡着了啊”悄悄睁开眼睛的凛月,看了眼靠在他肩膀上酣睡的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啊,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呢?哦对了,从有人叫自己熊君开始。记忆中那个总是一脸不满的少年,现在已经毫无防备地在自己身边入眠,虽只是暂时。晚风轻轻吹拂着训练室的窗帘,吹起自己和身边少年的发丝,混合着旁边人呼吸声,这一切如音符一般在凛月的心中弹奏,打破了心湖以往的平静。渐渐地,竟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若时间可以定格在这一刻,自己大概愿意牺牲白天睡觉的时间吧......这一刹那的想法令凛月本人都感觉有些可笑。就像这样,一直在他身边,这就足够了,除家人外第一个接受我的人。

凛月抚摸着泉的头发,像是触碰一件艺术品一样的小心翼翼。

“小濑,我...”

咔嚓,训练室的门被推开了,本有的安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啊!刚从外星人手中被救回来,inspiration就要涌现出来了!!诶诶??濑名和凛月你们在??”

“啊啦!小凛月和小泉靠在一起真的太可爱了!”

“诶?濑名前辈居然睡着了?”

“嘘——”凛月将手指轻轻搭在自己的唇上,“今天就让小濑休息吧。”

风很轻,光很暖,一切刚刚好。
End.


【短篇清水文】夕阳未落/太敦

        傍晚。夕阳将天空渲染成橘红色,落日的余晖洒落在行道上,即使是喧嚣的横滨,此刻也多了一份静谧。
    “应该没有少什么吧”名为中岛敦的少年看了看购物袋里挤满的蔬菜。
   “必须要快点回去呐,不然国木田先生会着急”
        少年加快了步伐,匆匆向侦探社方向走去。
   “哟!敦君。”身后传来了熟悉又爽朗的声音,中岛敦踉跄了下,回头望去,一位身着米色风衣的青年正向他靠近,走近后便看清了他头那湿漉漉的黑发和挂着嘴角上的一抹微笑。
    “敦君走得这么着急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在你身后?”青年轻松地调侃着。
    “不快点回去大家就吃不到晚饭了。”少年连忙解释道。
    “既然出门为什么没有戴上我给你挑的帽子呢?那可是社会人士的必需品呐。”青年的言语中夹杂着笑声。当然,被水珠打湿的脸庞也顿时涂满了笑意。
        看着满脸笑容的青年,少年那紫金色的眼眸里流露出几丝无奈,撅着嘴角回应着:
    “我已经知道了帽子真相,请您不要再看玩笑了”
    “诶?那还真是无趣了。”青年的的神情有些失望。
    “倒是太宰先生,您下午又入水了吧。”
    “没错哟,敦君。今天我又入水了呐,然后就一直漂在河面上,幻想着如果我漂到下游,会不会碰上同样入水的美女,然后我们就殉情了。啊~我仿佛看见了天堂”被称为太宰的青年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之中,完全忽视了身边苦笑着的银发少年。
     “呐,敦君。”太宰的语气开始变得缓和,没有了之前的兴奋。
    “你说,假如有一天我真的被河流卷到了下游,会不会等你们发现我时我就只剩下一具尸体了呢?”黑色的眼眸安静地垂下,似乎在等待着对面的答案。
    “那样我会很困扰的!”中岛敦慌张地冲到太宰面前,连购物袋从手中滑落也浑然不觉。
   “寻找入水的太宰先生也是我的工作之一,所以请您不要这样!”中岛敦注视着太宰治,灵动地紫金色的眸子早已表露出他所有的心情。
   “啊,敦君是在担心我吗?”太宰治貌似为了看清敦的心之所想,侧脸已靠近敦那如宝石一般的双眸。靠得太近,两人便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中岛敦的发丝被昏黄的日光染成亚金色,双颊在也夕阳的映照下变得绯红。
        中岛敦低头避开了太宰治的凝视,轻声回应道:“......当然也会担心了,毕竟是太宰先生。”
        看着面前的少年,太宰治的嘴角又浮现出一抹微笑,伸出一只手去抚摸着中岛敦那柔软的银发。中岛敦感受到了从手心传来的温度,渗过头皮,蔓延到体内,如一股暖流将他紧紧拥住。通往侦探社的路上此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共同沐浴在余晖下,片刻的宁静却加速了彼此的心跳。少年耳畔回荡着自己心跳的节律,一时间竟感觉难以呼吸。
     “敦,今晚的月色一定会很美的。”太宰治仰望着即将落下的太阳轻声说道。
中岛敦也向太宰治所望的方向看去,反驳道:“可现在还没有月亮呢。”
     “所以我们慢慢走就会看见了呐。”太宰治微笑回应着。
    “可这样国木田先生和其他社员会很困扰的!”中岛敦一边说一般捡起了刚在掉落的购物袋。
   “没关系,要相信国木田老妈做饭速度哟。所以我们散散步吧”太宰治温柔地看着被夕阳染红耳根的敦。

        终有一天会与你共享那美妙的月色,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End.

1